是阿绾吗_

龟速更新 请取关我.

<超级富贵>烟火

微鬼怪梗 BE

原本想44生日发的 但是想着生日还是发HE好了……

242无差 勿上升

瞎鸡儿乱写的 不喜左滑

 

 

 

00.

没有比黑夜更虔诚的仆人了,它总是按时而来,按时而去,永不背弃。

 

 

 

01.

  午夜。

  大雪铺满了整个街道,雪末儿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旁边昏暗的路灯还亮着,拉长了孤独的身影。

  黄明昊踩在雪地里,发出窸窣地响声。耳机里播放着林宥嘉低沉的歌声,黄明昊双手插进大衣口袋,垂着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看不出神色。

  他忽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就好像记忆被按了一键删除,什么也记不起来。他想了半天,也只想起来自己叫黄明昊。

冷风蹿进他的衣领,他缩了缩脖子。思绪被大过歌声的嘈杂声吸引去。

前方的路旁停了几辆警车,警示灯不停地闪着。周围的人群围了一层又一层,人群的吵闹声混杂的警笛声,吵醒了安静的黑夜。

“请大家不要干扰我们工作,先离开这里……”

“请不要拍照各位,不要拍照!”

“肇事的车主真是没良心啊……”

“就是啊,看这娃还年轻的很呢……唉,造孽啊……”

黄明昊好奇地上前,得益于身高,他看清了倒在雪地中身材高挑的人。他忽然顿住脚步。

亚麻色头发,米色大衣,黑色索尼耳机。暗红的血染红了雪地,蔓延到他脚边。倒在血泊中的的人双眸轻闭,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路灯打在他纤长的睫毛上,映出一片阴影。

“时间,2020年2月19日零点整。姓名,黄明昊。年龄,十八岁。是本人吧?”

黄明昊身体轻颤,他定了定眸,周围的人群都没有一丝反应。

天上往下掉落的雪花在这一刻定格,周遭的人声忽然静了。黄明昊转过身。

“是你吧?黄明昊。”

柔声询问的人穿着一身黑衣,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眉毛,露出弯弯的笑眼。嘴角上翘着,手里拿了一顶黑色帽子和白色卡片。

卡片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黄明昊。

“终于找到你了。”

 

 

 

02.

“你是说,你是来给我实现生日愿望的?”

“没错哦,”陈立农笑着晃了晃手中的白色卡片,“把你的生日愿望写在这张卡片上,在二十号到来之前交给我,就可以实现愿望哦。”

“为什么?”

“恩?”

黄明昊平静地盯着陈立农带着带着笑意的眼睛,再一次开口:“为什么是我?全世界今天过生日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恩……”陈立农抬眼望不断往下飘落地雪花,神情认真,“也许是许愿望的时候,虔诚的态度打动了某位神灵吧。”

打动了神灵吗?

黄明昊小时候父母到国外赚钱,被寄居在姑姑家。从姑姑家到学校的路上有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奶奶,小时候的黄明昊乖巧讨喜,老奶奶很喜欢给黄明昊讲故事。

“许愿旳时候要闭上眼睛,用心说话,天上的神灵听到,就会实现你的愿望哦。”

老奶奶经常这样对他说。

“所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把愿望卡片交给我哦。”陈立农笑道,眉眼弯弯。

“还有哦。”

“我叫陈立农。”

他牵过他的手,在雪地里奔跑起来。

 

 

 

 

 

 

 

03.

早晨第一抹阳光刺破云霭,照射在穿着黑色大衣的高挑男人身上。

他身边的少年一头亚麻色的卷发,双手插进米色大衣口袋里,带着黑色耳机。轻皱的眉头透露出他的不耐烦。

“……干嘛来这?”

黄明昊一头黑线,互相追逐打闹的小孩在他身旁穿梭。

实现生日愿望什么的道理他都懂,可是来游乐园是什么意思?

陈立农却仍是事不关己地耸耸肩,笑得温柔:“当然是来放松心情啊。”

黄明昊暗自咬牙。行吧,你是神仙你做主。

“等一下,”身边的人突然在一顿气球前顿下脚步,用手肘戳戳黄明昊,“选一个。”

“不要。”

“快点啦,别的小孩子都有欸。”

黄明昊望了一下四周。周围都是拿着气球牵着父母的手四处乱跑的孩子,像动物园里的小猴子一样窜来窜去。

我才不是小孩子。

黄明昊想着,却还是伸出手:“这个,红色的。”

陈立农礼貌地付钱,从卖气球的老伯伯手里接过气球,并没有着急递给黄明昊。

“伸手。”

“干嘛?”黄明昊地伸出手。

陈立农拉起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把气球绳系在他的小拇指。模样认真专注,仿佛在做什么十分重要的事儿一样。

“好啦,这样子你就不会走丢了。”

“你有在出汗哦。”黄明昊指了指他泛出汗珠的鼻尖和侧翼。

陈立农笑着摇头说没事儿啦正常现象,一边牵着他的左手朝前走。

黄明昊冰凉的手被温暖覆盖,迅速回温。

 

 

 

04.

正午,雪已经化了大半。

黄明昊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相信这个所谓的神灵,并且跟着他走到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他抬眼去望身旁的陈立农。阳光照在他半边脸上,分明的棱角变得柔软起来,连脸上的细小绒毛融在了金色里。

他忽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陈立农停下来看他。

“别往里走了。”

“去看看吧。”

“不要。”

“去看看吧。”

“我不想再说一遍,我不要。”

“黄明昊,”陈立农走向他,拉起他的手,“相信我。”

他静静地看着黄明昊,再没说什么,就只是看着他。

黄明昊讨厌陈立农,他总知道他的软肋。

 

 

“姑姑。”

黄明昊轻轻唤着。

“小昊怎么还没回家啊……哎哟,天气这么冷,孩子别再外面冻着了。”两鬓已经斑白的女人嘴里不停念着,手里却还在织着围巾,“得给小昊妈打个电话,都几年没回来看孩子了……今个还是小昊生日呢,也不知道孩子喜不喜欢巧克力味的蛋糕……”

肩膀宽厚的高大少年肩膀开始颤抖,双手遮住脸,泪水顺着指间掉落在地上,听不见声响。

黑衣少年抿着唇,戴上了黑色帽子。

“农农。”

“阿俊。”

陈立农没回头,但他知道是林彦俊。他的视线停留在站在院子门口的少年身上,宽大的帽檐遮住眉眼,只看见他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嘴巴。

“不能再拖了。”

“我知道。”陈立农开口,无声咧了咧嘴,“再等一下。”

林彦俊望着陈立农握紧的双拳,叹了口气。他戴上了黑色帽子,忽然消失不见。

 

 

 

05.

“你搞什么这么神秘啊。”

黄明昊扯着陈立农的衣角,艰难地移动到目的地。

“可以啦!”

陈立农温柔地解开黄明昊后脑勺的绸缎。黄明昊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身处拥挤人群中。

他下意识歪过头去看陈立农。后者则调皮地冲他眨眨眼:“你马上就知道了。”

黄明昊瘪瘪嘴。嘁,什么嘛,就知道吊胃口。

他又抬头去看群青色的天空,才发现已过傍晚。

“陈立农,你说的真的算数吗。生日愿望。”他的语气难得认真。

“当然是真的。”

黄明昊呼出一口白气,眼睛里突然湿润。

“你为什么骗我。”

几乎是同时,“砰砰”几声,天空炸开了宛若午后晚霞一般绚丽的烟火。然后星星点点散落下来,像悲天悯人的仙女洒下人间的恩惠。

陈立农怔住。

黄明昊苦笑着望着身后路灯照射下的地面。

没有自己的影子。

你看,连影子都不愿陪着我。

“我没有许愿,我没有愿望可以许。所以你听不见我的心声才对。”黄明昊耸耸肩,笑得及其洒脱,“还有啊,你要是知道我的愿望,还干嘛让我写下来?”

“陈立农,我想起来了。”

“所以,你是地狱使者对吧?”

“那我们走吧。我早就该走了。”

“烟火展很漂亮,和我十六岁那年想象得一模一样。”

 

 

 

06.

地狱使者一般都是罪恶深重的人。

被删去所有记忆,永远活着。递给亡者的灵魂一杯茶,取走他们的记忆。

记得所有人,却被所有人忘记。

为了赎罪。

 

 

 

可陈立农成为地狱使者,是为了等一个人。

等一个,他用了十七年寿命守护的人。

 

 

失控的汽车朝他们飞驰而来。

十七岁的陈立农义无反顾地推开十六的黄明昊。

还没带他去看他最喜欢的烟火展呢。陈立农当时想。

对不起啊。

 

 

 

07.

黄明昊喝下了茶。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只有他一个人,在无边的银白色雪地里来回踱步。他应该是在等谁,那个人却一直没出现。

 

一直等啊一直等。那个人一直没来。

 

 

 

08.

2020年2月19日零点整。

雪花定格在空中,白炽的车灯打在少年脸上。整个世界寂静无声。

 

 

他撒谎了。

 

我听到了他的愿望。

 

想要再次,见到陈立农。

 

 

 

“虔诚地许愿吧,也许会有哪个心软的神灵听到你的愿望呢。”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重要的是我写了什么,我如何去写,而不是我没写什么,为什么没写。捕风捉影这种事情,谁都能做到。

<长得俊>水星记

都十二月我还在搞半现实向

bgm:《水星记》——郭顶


00.

有研究表明,如果没有共生体,世界上可能就不会有生命。


就像他和他。




01.


林彦俊受到要去参加比赛的消息时正在练习室扒舞。汗水滑过他的下巴,他只是愣愣地朝经纪人姐姐点头。经纪人姐姐的嘴巴一张一合,可他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直到他迷迷糊糊坐上开往比赛地的大巴,他才后知后觉,自己要离开这里到更远的地方了。


他下意识去找尤长靖。后者则和林超泽打闹着上了车。林超泽不知说了什么在微博上看到的好玩的梗,逗得尤长靖捂住嘴笑弯了腰。


林超泽坐到了陆定昊旁边,全车只剩下林彦俊旁边的位置。林彦俊望见尤长靖朝自己走来,然后坐到自己旁边。


没有人觉得奇怪。所有人都觉得尤长靖就应该坐在林彦俊旁边。


尤长靖笑着拍他的肩:“喂,大帅哥,在想什么这么认真哦。是不是要去比赛怕了?”


林彦俊扫一眼他额前微翘的卷发,忍住了想伸手按平的冲动。


“你是说害怕吗?我吗?Crazy!”他挑了挑眉,“你就等着我制霸全场好了。”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想到林彦俊昨天晚上的冷笑话。陆定昊只觉得背后一股凉风蹿来,他大吼:“林彦俊我可求求你别再用冷笑话散发你这该死的魅力了!”


他可真的怕了这位高冷路线的宝岛帅哥会面不改色地说出什么比“水才棒”更让人感动的笑话了。


大家刚起床的坏心情都一扫而空,车上的气氛突然热了起来。


林彦俊看见尤长靖的眼睛变得亮亮的,笑起来像一只偷腥的狐狸。


他说,林彦俊,要一起加油哦。



02.


虽然林彦俊给自己的定位是高冷腹黑傲娇开挂的男神,但是真正站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不害怕真的是假的。


他在后台听着表演舞台传来的歌声和阵阵掌声,心里没由来的慌张。


可明明自己歌曲的part已经练的不能再熟,舞蹈动作闭着眼都能做出来,林超泽跟他强调的地方做梦都在想到。


林彦俊侧头去看尤长靖,他又在不停的喝水了。


“多喝点你高音才唱得出来啦。”贝浤璘说。


林彦俊悄悄走到他身边,用手肘碰了碰他:“你很害怕哦?”


“有点啦……”尤长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毕竟人很多诶。还有李荣浩老师在……”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瞥向舞台方向。明明是一月份寒冷的天气,额头却冒出点点细汗。


“尤长靖,看我。”林彦俊低声说。


“啊?”尤长靖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来。


“看我。”林彦俊强行把尤长靖侧过身来面对自己。他认认真真盯着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


“别害怕,我在你旁边。”


林彦俊认真说话时声音低沉温和,好像还带着点台湾海风的味道。


尤长靖的眼神懵懂,只是愣愣地点头。突然回过神后,开玩笑似地打林彦俊的手臂。


“喂,你这么认真干嘛啦!”


尤长靖大笑着,冰凉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林彦俊的手掌,他感觉到林彦俊的身体轻微地颤了颤。


他上翘的眼角藏着不易察觉的狡黠和满足。


林彦俊这个傻瓜为什么来安慰自己呢,明明他的手掌已经布满了黏腻的汗液。


尤长靖的语调轻快:“林彦俊大帅哥,你也别怕哦。”


林彦俊没说话。但他发现自己的肩膀松懈下来,那种紧张带来的奇异窒息感消失殆尽。


他从长长的睫毛投过去看尤长靖。他没忍住,还是伸手去轻轻揉他蓬松的卷发。


一边旁观了所有事情经过的陆定昊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老天野啊,这个温柔暖男是谁,快把腹黑毒舌的高冷俊还回来。


03.


林彦俊又侧头去望尤长靖。


他刚飙完高音还喘着粗气,笑着说大家好我是尤长靖。


“有长进?是真的叫尤长靖吗?”张pd拿起话筒问。


“对,”尤长靖极认真地点头,“就读有长进。”


那我就说叫林彦俊好了。林彦俊想。


尤长靖旁边的林彦俊。









磕着24写59

有后续


<超级富贵>山月.贰



*心理医生农×大势爱豆昊

*问两个月前的坑还没填怎么发新坑



——任何瞬间的心动都不容易,不要怠慢了它。



03.

“黄明昊你这小子脑子进水了??小鬼和杰哥都去诶,林彦俊也被尤长靖拽去了。一块蹦迪多好哇!你别整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一天天的事儿多。心理医生长得好看咋滴??”


一大早范丞丞就被黄明昊的电话气懵了。这哥们以前可是以两顿海底捞为报酬让他帮忙推掉见医生的安排,今天倒主动去找医生?


电话这头的黄明昊愣了愣,歪过头努力回想起陈立农笑眯了眼的模样。


“嗯,好看。”


“你这样是会被拖进小黑屋跳女团舞的!!”


黄明昊“噗哧”笑出声来:“好啦,帮我和彦俊长胖他们问好。”


“见色忘友!带着老子的祝福滚!!”


范丞丞大吼一声便挂了电话,手机被可怜地丢到床头柜。他蒙上被子继续睡了。


他突然觉得,这个医生也许真的能拉黄明昊一把。



黄明昊是在医院楼下草坪找到陈立农的。他原本是到办公室找他,结果却碰巧遇到另一个医生。


那个医生叫朱正廷。他说自己名字时字正腔圆,极郑重其事。他额前的刘海总是遮住眉毛,只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


“你就是农农说的猫咪先生?我在电视上见过你!!”朱正廷的语气像极了小孩子。他开心地从口袋里拿出彩色糖果:“我叫朱正廷,交个朋友吧。”


这个医院的医生可都真奇怪,都喜欢用糖果做礼物。


“你是来找农农的吧?他在楼下草坪哦。”


朱正廷和黄明昊道了别,脚步轻快地往电梯口走,嘴里不停嘟囔着:“今天怎么又加班啊……蔡徐坤要是不带小笼包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黄明昊从窗口望下去,一眼就看到了陈立农。他正蹲下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讲话,眉眼柔和,很认真的模样,手里还拿着一片树叶。


“黄先生你来了?”陈立农站起身子,双手插进工作服口袋里。他的衬衫下摆塞进西装裤里,显得整个人更加修长了。


他旁边的小女孩躲在他身后,偷偷望黄明昊。她的眼睛大大的,带了点好奇和胆怯。


“小绾别怕,”陈立农俯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这是黄明昊哥哥。那天你的糖果,就是送给这个哥哥了。”


“好了,去那边玩吧。”


被称做小绾的女孩点点头,跑到草坪另一头。她手里拿着一片树叶,一半还是绿色,一半已经枯黄。


周围都是散步的病人,不过他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有的人在望天空,有的人在数石子,还有的人在画些黄明昊看不懂的画。


陈立农带他到长椅边坐下。


“她就是我那个八岁的病人,”陈立农先开口道,“八岁,自闭症。”


黄明昊歪过头看他。他仰着头,眼神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他侧脸的线条分明流畅,睫毛长长的,像小扇子。


不知是不是错觉,黄明昊觉得他语气里带了点难过。


他也会难过吗。这个一直治愈别人的人。


“她的母亲是个单身妈妈。她没有父亲,经常被小朋友们欺负。”


“她六岁那年晚上一个人在家,突然打雷停电,她很害怕。可是她妈妈上班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直到她妈妈回家,才发现她已经趴在门口地板哭累睡着了。”


“自从那以后,她开始不愿说话。慢慢患上了自闭症。”


“她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玩玩具。有一次我找不到她,医院上上下下和周边店铺都找了还是没找着。她妈妈哭到几乎昏厥。后来我发现她躲在我的储物柜里数了一下午糖纸。”


“她总是不哭也不闹。她妈妈说什么她都点头。”


“只是有一次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她才对我说,她害怕她妈妈离开她。”


“所以她努力地听话,她害怕被丢下。”


“人都是渴望被爱的个体。”陈立农认真地说。


他的声音温玉圆润,窜进黄明昊耳朵里,酥酥麻麻的。


陈立农是个怎么样的人呢。黄明昊想。


是个要把别人的难过照单全收还要去治愈别人的人。


是个温柔的人。


是个想让人靠近的,温柔的人。


黄明昊走到医院门口时精神还有些恍惚。直到小绾跑过来递给他一片树叶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歪歪扭扭,还夹杂着拼音——


陈立农哥哥说,请哥哥下次在中午来,阳光暖和些。


那片双色的树叶,被黄明昊小心翼翼放进口袋。









我觉得完结不了了

但我想开坑

救救孩子


拖了两个月存稿丢了,在厕所哭成狗。
想自杀。

<超级富贵>山月·壹

*心理医生农×大势爱豆昊

*后面带坤廷/长得俊玩 242无差

*也许是个治愈的小故事呢

*试水

*BGM:往后余生



——Meeting you is the wind of the wilderness into the atrium,is the snow of the brow melt into the eye sooket.

——遇见你,是旷野的风闯进心房,是眉间的雪融进眼眶。

01.

北京冬日的暖阳总是有种萧条。

保姆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黄明昊只穿了一件白色羊毛衫,披了条丝绒被,便靠在后座上睡着了。他好像听见有人低声说些什么,皱了皱眉。

“生生姐你开什么玩笑?才20岁的心理医生资质能有多高?还没比昊哥大多少呢……生生姐,你找的医生靠不靠谱啊……”

哦,是新来的小助理。小助理叫顾小意,大学刚毕业。生生姐刚带她来的时候,她都不敢抬头看自己,只是盯着脚尖怯怯地喊“明昊前辈”。

黄明昊望着她发抖的嘴唇觉得好笑,自己没有这么可怕吧。他想着,脑子里突然浮现以前上声乐课紧张得嘴唇发抖的小少年。

多久之前的事了?黄明昊不记得了。

顾小意看见黄明昊好看的睫毛颤了颤,却只是偏过头继续睡了。她在心里舒了口气。

还好没醒。他才刚刚睡了十五分钟呢。

顾小意在黄明昊刚出道时就对他有了解。参加了两次选秀节目终于出道,荧幕前笑得好看乖巧的大男孩,眼底总是藏着掩饰不住古灵精怪。好像他眼珠一转,你就知道他下一秒可能会对你说什么甜死人的土味情话。

蹦蹦跳跳没有忧愁的孩子形象俘获了一堆老阿姨的心,偶尔穿上大人的衣服扮酷装A也会引得少女尖叫。于是在变幻莫测的娱乐圈迅速蹿火。

这一红便是三年。

可她在接触他后才发现他与三年前截然不同。虽说他有时也会说笑话调节气氛,会关心身边每一个人,会在镜头前笑得像只猫咪。

但那双会说话的眸子,她好像看不透了。

或许是太累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车门突然开了,冷气窜进黄明昊的衣领和参加活动来不及换下的西装裤里。他朦朦胧胧睁开眼,便望见了林生生。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林生生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又把话咽了下去。

但她还是开口了。

“昊昊,公司这次又给你联系了一个新的医生……姐姐知道你累了,但是……再去见一次,好不好?”她柔声到,像怕是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小孩,语气里满是哀求的色彩。

黄明昊只是扯了扯嘴角,声音有些哑:“听姐姐的。”

他又转过头去看窗外,那棵树上的树叶又掉了,飘落在地上发不出声响。

“天可真冷啊。”

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林生生做了七年经纪人,黄明昊是她带的第二个。她望着面前望着车窗的人,和三年前那个穿着比赛服兴致勃勃一直望窗外看的小男孩重叠在一起。

那时候的黄明昊情绪都写在眼睛里。他的眼睛亮亮的,眼底是对这世界用不变的热忱。

现在他的眉宇间没了当年的稚气,好像还多了点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难过。

要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眼里蒙了层北京的雾霾。

02.

这是黄明昊见的第六个心理医生了。

他记得是在哪个下午,暖阳撒在他身上,他却觉得更冷了。他面色平静的接过医生递过来的诊断单,看到经纪人姐姐红着的眼眶,从国外飞回几年没见的母亲望见诊断单那一刻崩溃大哭,他只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了呢。这张纸换来的是我的梦想,和所有人的利益啊。

没什么可难过的。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只能在跑通告乘飞机的间隙补觉,依然穿梭在世界各地的活动地点,依然在从这个剧组换到另一个剧组后还要开始准备巡演。

诊断单上的“抑郁症”和公司给他安排的心理医生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黄明昊不喜欢那些医生,穿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的医生问了他很多问题,然后递给他几张单子和几瓶药片。

那些白色药片是真的很苦。黄明昊想着,跨进了这家只有有预约才能进的私人医院。

虽然他带着口罩,但前台的小护士显然还是认出了他:“先生……您?”

黄明昊朝她笑了笑:“下午三点的预约。”

他在小护士一步三回头的带领下来到的乳白色房门前。听说这位医生毕业于名牌大学,年纪轻轻就发表可很多学术报告,很多大医院争着要,可偏偏被这家医院挖来了。

小护士敲了敲门:“陈医生,下午预约的病人来了。”

“进来吧。”

黄明昊被温暖低沉的男声吸引去。小护士替他开了门,他颔首朝她致谢。

迎面的光有些刺眼,模糊了面前人的轮廓,但他还是看清了他的相貌。

纤长的睫毛和弯弯的下垂眼,看着没比他大多少。

“黄先生吗?”那人笑了笑,“请坐。”

他可真喜欢笑。黄明昊想。

他又递过来一瓶草莓牛奶:“抱歉,没有准备咖啡。”

他的腔调的温柔的台湾腔,让人听起来很舒服。黄明昊小声说了句“谢谢”,接过牛奶插入吸管,咕噜咕噜吸了一大口。

草莓牛奶太甜了。黄明昊突然想起刚出道那天吃的奶油蛋糕。

桌上那盆薄荷发出淡淡的清香,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响着。黄明昊正等着对面的人开口,他大概能猜出他想问什么,并在心里组织好了应答语言。

“黄先生喜欢猫还是狗?”

没头没脑的一问让黄明昊愣了愣。他眨了眨眼。“狗。”

那人不知在写些什么,忽然抬起头笑着望黄明昊:“看来黄先生喜欢猫。或许还养过一只。”

被人看透的感觉太讨厌了。黄明昊蹙了蹙眉,别过了视线。

那人也不恼:“虽然经常在荧幕上见到您,但还是想冒昧问一问黄先生的职业是?”

这最好不是个坑。“idol,rapper。”

“可以具体点吗?”

黄明昊不解地望着他。

“比如说,我是一名医生,要做的便是治愈病人。”

黄明昊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画面,台下是一片若牙色的灯牌,他站在舞台上的光圈下。他想鞠躬谢幕,光圈却一直跟着他,令他无法摆脱。

这场景既熟悉又陌生,他心中的相机开始无法聚焦,让他看不清舞台上自己的声色。

他被这种感觉压得透不过气。黄明昊垂下眼睛,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对年的人却只是笑了笑,巧妙的转换了话题。他问了黄明昊很多无关紧要的问题,还告诉他台湾的五十岚有多好喝,肉燥饭多好吃,卖蚵仔煎的阿嬷多和蔼。

黄明昊开始严重怀疑他的专业性,甚至觉得他是靠脸才当上这家医院的招牌医生。

墙上的钟不知不觉转了两圈。黄明昊迷迷糊糊随医生站起来,发现他比自己高处半个头来。

他这才看到他别在白大褂上的名字——陈立农。

陈立农从口袋中拿出两包QQ糖递到黄明昊面前。

“第一次见面,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是我一个八岁的患者送给我的,我认为黄先生或许会喜欢。”

黄明昊接过来,抬头对上他好看的眼睛。

“对了,有时间去香格里拉看看吧,”陈立农笑弯了眉眼,“——那里的银杏叶很漂亮。”

「我见过世间繁荣一遍

果真不及他眉眼半点」

别哭啦。爱你的人来啦。


我是苏绾。

更新随缘。

我知道杀手文凉凉凉凉凉凉凉凉凉辽 罢辽 要是不记得就弃了叭。

我可能遵守不了承诺辽。做不到只写超富怎么搞,我现在超想写16和59……

随缘叭。

为什么9%随便抽出来两个都szd?


因为酒是真的鸭


<超级富贵>月夜(上)

*要的杀手梗终于来了

*杀手农与公子昊

*严重ooc

*隐藏坤廷/长得俊 没带tag 团tag不妥删

*又名 你永远猜不透苏绾的套路

*标题我知道low 手枪啥的我是真不知道 逻辑和医学知识啥的我也没有 将就看 别骂辽

00.

陈立农具有双重人格,一面令人沦陷,一面将人吞噬。

报告,刺杀1003号任务失败。

槽糕,心脏被狙击。

02.

陈立农是在结束任务后捡到黄明昊的。

没错,是捡。

他穿着黑色风衣,腰上别着俄罗斯新型手枪,双手插着口袋。他大步踏进夹杂着烟雨味道的逼仄小巷,沾着点点血迹的白色板鞋踩进水洼里,发出空荡荡的回响。

一阵冷风将他的衣摆吹起,黑色的发丝在空中毫无章法的飘动。陈立农忽然顿住脚步,眯了眯眼。

他往后退,踱步走向了一旁的杂草堆。这些杂草在荒无人烟的鬼地方蛮横生长,已及陈立农膝盖。他垂眸,便望见被血水染透的大型麻袋。

真有点意思啊。

陈立农勾了勾唇,轻巧地解开了拴住麻袋口的绳子,把里面的重物斜倒了出来——是个人。

那人莫十六七岁,高高瘦瘦。穿着V领口黑衬衫,一身黑西装,价值不菲的皮鞋被刮破了皮。亚麻色的头发被雨水打湿,刘海儿遮住了大半眉眼。

空气中的铁锈味更重了,陈立农却是笑着慢慢逼近这少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着他望。陈立农这才发现他肩上中了枪,暗红的血液还在不断涌出。

陈立农蹲下,少年正好可以望见他头顶上方如他眼睛一般的弯月。他节骨分明的手用力地按压他肩上的伤口,面上却还是温温柔柔:“小朋友,疼吗?”

那人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陈立农透过他额前的发丝望见了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清澈又透亮,带着些不屑与倨傲,透露着不可掩饰的贵族气质。他淡淡地忘了陈立农一眼,便把目光转到那弯明月上。

陈立农笑意更深:“你叫什么?”

“……黄明昊。”

少年的声音带了些沙哑,这三个字却有力地飘到陈立农耳中。

黄明昊?

陈立农挑了挑眉,好看的手撑着下巴,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小巷中更加遮住了他眼里的色彩。

“跟我回家吧。”

03.

林彦俊没想到陈立农会带个小屁孩回来,虽然陈立农自己就是个十七岁的小屁孩。

“陈立农,不知道家里不可以带外人回来?”

林彦俊双手抱在胸前,板着一张脸,衬着银白色的头发在暖黄的灯光下柔和了些。他压根没看陈立农眼里奄奄一息的人放在眼里,只是一动不动的瞪着陈立农。

呵,没有什么比小白鞋更重要的了。

哦,除了小面包。和尤长靖。

陈立农只觉得要不是自己怀里还躺着个浑身是血的人儿,林彦俊极有可能端着组织新配的枪打爆他的头。

作为大厂训练出来的0824号的优质杀手Evan,林彦俊也不是没有这样做过。上次和坤音交战,木子洋的心腹不过在临死前朝尤长靖开了一枪,林彦俊就跟发了疯似的朝那人的胸膛开枪,直到子弹耗尽。

对了,尤长靖。

“阿俊你先让我进去,等会儿跟你解释。这家伙快死了。”陈立农一个侧身避开林彦俊进了屋,寻找着尤长靖身影。

“哟,胆子肥了,敢这么对你哥?”林彦俊跟上来,好像一眼便看穿了陈立农的心思,“你今天要是不给我的白鞋道歉,我是不会让尤长靖救这个小屁孩的。”

他望见细小的汗珠布满了陈立农鼻尖和额头,微微蹙了蹙眉。

那也不怪。他怀里的人衣服被雨水浸师,裸露出来左肩血肉模糊,额头冒着虚汗,紧锁着眉头,因为强烈的痛感不停低哼着。

可陈立农是大厂一百个精英中的最强者之一,所谓“见义勇为”正是杀手最忌讳的。

“他叫什么?”林彦俊漫不经心的问。

“黄明昊。”陈立农道。

“蛮好听的名字诶~”两人循着声音望去——是尤长靖。他靠在卧室门边,嘴角带着笑,“可惜要死了。”

尤长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努努嘴示意陈立农把人移到地下室:“抬去急救室。”

Nine percent是大厂总部训练出的的优质杀手组织。他们拥有总部分配的最好枪支通讯设备以及医疗设备等等。

尤长靖是大厂一百个人中唯一正经学过医的人。陈立农自然放心把黄明昊交给他。

等他换下了染上不知谁的血的大衣时,林彦俊正窝在沙发上看《海绵宝宝》。

“放心了?”林彦俊挑眉,“我的解释?”

“我错了。不该穿你的白鞋出任务还弄脏了。”

“陈立农我跟你讲哦你下次再弄脏我白鞋我就让你和我的面包陪葬。”林彦俊又往嘴里塞了个面包。

陈立农扶额。这个自称全大厂最A的宝岛帅哥为什么这么酷爱小面包?还他妈一定是达某园的那种。

“哼,我吃的是寂寞。”林彦俊轻哼一声。语出后发现不对劲,望着气压变低的陈立农换了个话题。

“农农啊,你说海绵宝宝要是个杀手,必须得杀个人,他会杀谁?章鱼哥还是派大星?”

陈立农忽然笑了:“喂阿俊,这个笑话真的很冷诶。”

林彦俊没说话。他望见陈立农眸子里什么东西黯淡下去,好看的睫毛扑闪着,嘴里喃喃地说:

“海绵宝宝啊……他自己吧。”

 

 

04.

 黄明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地方醒来。灰色的大床、灰色的地毯、灰色的墙纸……连他身上不知出处的宽大睡衣都是灰色的。灰色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没有一点儿缝隙。整个空荡房间显得昏暗压抑,让黄明昊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他隐隐约约听到门外传来吵闹声。黄明昊穿上鞋,不出声响的门边打开一条缝隙。

然后他开始怀疑这里是不是精神病院。

要不然那个头发绑得像菠萝一样的脏辫小哥为什么要在沙发上边蹦边唱《隔壁泰山》?那个一脸贵公子像的红发小哥为什么用五分钟就解决了两个汉堡、三根蟹棒和两根串?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佛气息的酷bro为什么一脸严肃地研究着一堆瓶瓶罐罐?给他做手术的甜心小哥为什么正抱着自热火锅笑的一脸幸福?长相精致的仙子仙子小哥为什么蹲下来如此认真和一只长相如此一言难尽的狗说话还拿着个Gucci包?自带霸道总裁气质的黑发小哥为什么穿着粉嫩小猪佩奇同款向仙子小哥索抱抱???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眼前这堆沙雕小学鸡是大厂这个最优秀的杀手组织最优秀的小分队。

“醒了?”

清冷的男声响起,黄明昊从门缝中抬头看——是昨天救他的男人,正倚在墙边斜眼看他。

黄明昊正想问这是哪,却听见卫生间的门“吧嗒”一声开了。林彦俊正哼着小曲从里面走出。

“林彦俊!!!你他妈洗澡洗了三个小时!五百万都尿我包上了!”朱正廷愤愤走到林彦俊跟前,好看的桃花眼染了几分怒气。

“把五百万清蒸了吧……”范丞丞口齿不清的说道。

“不ok,”尤长靖先生严肃驳回,“红烧才对。”

“不对!清蒸!”

“不对!红烧!”

“清蒸!”

“红烧!”

“尤长靖你信不信我让正廷哥让老大给你加练?”

“范丞丞我可是给朱正廷送过口红的你信不信我让正正喊坤坤给你吃减肥餐?”

而此刻索抱失败正闷闷不乐的蔡先生一脸懵逼:exm??

陈立农揉了揉眉心。他觉得有必要让Nine percent回归一个正常的杀手组织。他避开黄明昊左肩的伤口把他从房间里拎了出来:“正常点兄弟们??这家伙怎么办?”

“你带回来的你负责咯。”尤长靖耸肩。

范丞丞却愣在原地,然后急步凑到黄明昊跟前左瞧瞧右瞧瞧,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他……”

他咋了?难不成是你老师的老婆咋滴?陈立农心生疑惑,挑眉问道:“认识?”

“这,这……这不是射击老师李老师的准未婚妻吗??”

台湾人真情实感的服了。

“去你的!”黄明昊一脸黑线,“我,黄家十三少爷!什么鬼李老师女朋友??你他妈咋傻得跟大白鹅一样!”

范丞丞刚想怼回去一句“你才大白鹅你全家都是大白鹅”,才发现不对劲啊。这小子咋知道我外号大白鹅??

等等等……黄家十三少爷?

“黄家?就……家里有矿那个?”

你说是就是咯。黄明昊无所谓的耸肩。

“等下兄弟不对劲啊,”王琳凯摘下了耳机,“你出门不得带二十个保镖?电视剧都这么演的啊。那你这枪伤咋来的?”

冒牌货?有可能。

况且你连貂都没有呢。差评。

“我爸找的人。”黄明昊翻了个白眼,“”他非要我和姓杜的那个老头的孙女结婚,我不愿,就这样了呗。

“那你死了谁继承家业?你们不是都吃金子的吗?对了你有金牙吗?大金链子有吗?”

这人嗓子里可能安了个喇叭。黄明昊想。

“死一个算什么,他有这么多儿子呢。”黄明昊笑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事实上他本就是个孩子,“那堆人和你们一样诶。你们杀一个人都少钱?让我想想……这样吧,你们收留我,我给你们……一千万。”

你别看杀手这个工作酷的一批。但事实上等你从魔鬼训练基地走出来后可能是天天跑断腿的任务还经常以各种理由扣你工资。

帅气杀手在线流泪。

陈立农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捡了只野猫回来,还是爪子锋利随时有可能刮破你手臂的夜猫。

割破喉咙也不一定。

“好啊小朋友,”刚才一言不发的蔡徐坤轻笑出声,猫一样的眸子看不出情绪,“一千万。美元。”


(未完)

后半段突然沙雕,我的锅我的锅。

可能有点长,分发。下一次更新可能是下周六,毕竟苦逼初三住校党连上了九天课才回家明天就要去学校然后作业没碰历史剧本没写就真的很bad。

请对这个坑怀有一点点期待毕竟构思蛮久的(小声bb

然后还准备挖一个心理医生和大势爱豆的坑,双台球少年的梗我也好爱。

佛了。

“我要打电话给nine percent的兄弟们。”

nine percent。兄弟们。

再一次zqsg的哭了。

完了完了我这个cf姐姐可能要入坑长得俊了……

需要办理什么手续吗??🌚